垃圾分类对固废行业影响的经济账

垃圾分类对固废行业影响的经济账

时间:2020-02-12 06:0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所属频道: 固废处理 关键词:垃圾分类 再生资源行业 垃圾收集处置

北极星固废网讯:今年以来,环保行业的热点聚焦在固废领域。1月,国务院印发《“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工作方案》,探索建立“无废城市”建设综合管理制度和技术体系,提出新时代下城市发展新思路。6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修订草案)》审议通过。7月1日起,上海成为全国首个强制垃圾分类的城市。

垃圾分类作为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和分类处理的起点,推进垃圾分类将推动再生资源行业、固废处理行业、环卫行业等产业链各端的多元化发展。垃圾分类有望革新传统垃圾收集处置体系,既然是革新,必然对现有体系的影响不一。

对垃圾焚烧发电影响的利和弊

从益处看,我国湿垃圾在生活垃圾中占比较高,使得生活垃圾的整体含水率高,垃圾分类可以有效降低生活垃圾整体含水率,提高垃圾焚烧的热值,从而提高单位发电量。此外,垃圾分类可以从源头分选出重金属等反应催化剂,可以有效控制垃圾焚烧过程中二噁英的产生和排放。

从弊端看,“干湿分离”是垃圾分类政策要求的关键环节之一,垃圾分类必然使得进入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量减少。据笔者测算,16.36%的生活垃圾中湿垃圾回收利用率是垃圾分类带来的减量率的阈值;当该比率进一步提升,垃圾焚烧发电的处理量将呈线性下降趋势;当湿垃圾完全回收利用时,垃圾焚烧减量率降幅将达35.8%。

那么,垃圾分类带来的热值提升能对冲量减产生的负面影响吗?以设计产能为1000吨/日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为基础,垃圾分类给项目营业收入带来先增后降的影响。当生活垃圾中湿垃圾回收利用率为29.14%时,项目的营业收入将负增长;当湿垃圾完全回收利用时,项目营业收入将下降19.5%。极端情况下,项目的营业收入下滑31%。

现实情况真有这么悲观吗?以上海为例,上海市已建成10座垃圾焚烧厂,处理能力1.93万吨/日。自7月1日实施垃圾分类后,截至8月底,上海干垃圾日均末端处置量较2018年下滑29.22%至1.55万吨,产能利用率由满负荷将至80%左右。据笔者统计,到2020年,垃圾焚烧发电投运产能将达59.6万吨/日,在建产能约16万吨/日。垃圾分类的持续推进或将使诸多项目面临“吃不饱”或营收下滑的境地。

厨余垃圾是最有潜力的投资增长点

目前我国厨余垃圾处理缺口巨大(据非官方统计处理率仅有10%左右),厨余垃圾有效处置和利用是最有潜力成为新的投资增长点。

短期来看,46个垃圾分类试点城市将会率先释放市场需求,以厨余垃圾处理设施单位投资70万元计算,46个垃圾分类试点城市新增厨余垃圾处理项目建设投资为1371.3亿元。以收运150元/吨贴费、处置价格220元/吨测算,则新增的厨余垃圾收运市场容量107.2亿元/年,项目运营空间为157.3亿元/年。以首创环境为代表的固废处理企业,已在福州、宁波等地率先投资建设了具有示范意义的厨余垃圾处理项目。

长期来看,我国城市和县城生活垃圾清运量约为2.83亿吨/年,预计未来一个时期稳定在3亿吨/年左右;假设厨余垃圾占生活垃圾比重为50%,则我国厨余垃圾日产生量为41万吨。随着规模化程度的提升,单位投资成本会持续下降,假设厨余垃圾处理单位投资未来降至50万元左右,则厨余垃圾处理的市场空间可达2050亿元。

虽然潜在市场巨大,但厨余垃圾处置体系能否在全国一帆风顺推进,取决于能否解决财政负担、配套设施建设、监管持续性这三个问题。

资源循环利用是方向

再生资源市场容量将伴随着固废处理的精细化程度而提升,垃圾分类有助于使回收渠道逐步正规,行业规范程度的提升空间较高。

从现有固废收运和转运看,与垃圾分类相伴的是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这将使现有的环卫体系与垃圾填埋场和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关联度弱化。以美国为例,过去美国的垃圾处理以填埋为主,各州推行分类以后,1988-2002年进入垃圾填埋场的垃圾量减少79%,各州、市垃圾分流率普遍在50%左右,垃圾回收利用项目成为垃圾的主要流向。从上海的实践来看,截至9月下旬,全市可回收物日分出量比去年底增长5倍至5605吨,这意味着与2018年相比,每天多出1121吨可回收物进入再生资源体系。

垃圾分类的广泛推广虽然对资源循环利用形成利好,但两网融合需要统筹考虑点、站、场的体系建设,固废迈向资源化需破除既得利益固化的藩篱,这将是一个长期过程。

以上是从市场角度探讨了垃圾分类对固废主要细分行业的影响,那么从政府角度来看,垃圾分类的经济性如何呢?

以上海为例,根据其垃圾分类、垃圾清运、垃圾转运以及垃圾终端处置项目的公开招投标数据估算,上海市垃圾分类与处理全过程总成本约为985元/吨。2018年上海生活垃圾总产量约为900万吨,按照985元/吨财政支出计算,政府用于生活垃圾分类和处理的财政支出约88.65亿元,约占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8351.5亿元的1.06%。

如果以上海垃圾分类模式为基础,推广普及到8.3亿城镇人口进行生活垃圾分类管理,那么各地以1.06%的财政支出将撬动约4300亿元市场空间,其中分类督导环节997亿元、垃圾运输车辆219.3亿元、垃圾转运954亿元、厨余垃圾新增投资1100亿元、垃圾处理运营市场1031亿元。

巨大的市场并非唾手可得,垃圾分类对固废行业的影响仍有待观察,相对确定的是固废行业需要厚积薄发,企业对产业的整合以及业务之间的协同是做大做强的关键点,由表及里、由单一到复合、由专业化转向综合型是固废巨头企业发展的主要路径。